湖南大学究竟为何让我退学?

  • 时间:
  • 浏览:78
  • 来源:好屌看视频_好屌看在线视频

  【编者按】关于教育界,近来有两个热门话题,一个是“专升本”,一个是“教育补偿金”。

  2001年,湖南省成为全国开展“专升本”试点为数不多的省份之一,全省数百名专科学生把握住了机会,实现了本科梦。但动辄数万元的“教育补偿金”却让这些学子深感为难。

  各级人大代表疾呼:高额的教育补偿金,已让学生家长难以承受!不能让教育演变成一种赤裸裸的商业活动!

  2001年11月1日,湖南省物价局、省财政厅联合发文规定,接受“专升本”学生的本科院校可收取办学经费,但最高不能超过6000元,已多收的费用必须无条件清退!

  此后,作为老牌著名学府的湖南大学再显名校风范,按规定退还了多收的费用。

  本文陈述的不和谐事件,虽然仍与“教育补偿金”有关,虽然仍与湖大教务处有关,但本报相信:其一,这只是特殊背景下产生的一个特例,不会影响湖南大学的形象;其二,这个特例应该会有一个更合理的、皆大欢喜的解决方式。

  湖南大学一直是众多学子的心仪之地,兰冰就是这样一名女大学生。然而她在经湖大正式录取,交了学费,并已经读了1个多学期书之后,却被湖大教务处勒令离校,理由是她“未到教务处办理学籍手续”。兰冰既委屈又奇怪,其母更是心急如焚。多方奔走无效后,3月8日,兰母来到本报编辑部,“扑通”一声跪下,未及开口便已泪如雨下……深感此事蹊跷的记者随即展开了调查。

  据了解,兰冰本是湖南某专科学校二年级的学生,去年参加由省教育厅组织的“专升本”考试后,被向往已久的湖南大学录取。虽然家境艰难,但知女莫若父母心,朴实的父母牙根一咬,下决心向亲朋“贷款”,让女儿圆她的“湖大梦”。然而兰冰的求学路一路坎坷,其艰难却不仅在学费上。兰冰向记者描述了当时的情形:

  2001年9月3日,兰冰同60多名母校同学一起,兴高采烈地拿到了湖大计算机科学系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的录取通知书,但她的心里一直忐忑不安,她知道,“专升本”的学生除了要交5500元学费外,还要交3万元“教育补偿金”,这对兰冰来说无疑是一个天文数字,家里已经很难支撑了。

  当天,兰冰就来到了湖大教务处,凭录取通知书她领到了一张“湖南大学2001年‘专升本’学生报到单”。兰冰诚惶诚恐地问教务处的老师:我还没有交3万元补偿金,能不能报到?老师说:你先交学费吧,按报到单上的程序先去报到。

  于是,兰冰先后到了计算机系、学生工作部、教材科、膳食科、房管科办理了相关的报到手续。她被分到计算机科学995班,开始了正常的学习生活。

  2001年11月26日,兰冰意外地接到了一张由同学转交的字条,其中一张用潦草的字迹写着:“兰冰同学,多次通知计算机院99级辅导员和教务办,取消你的专升本学籍,其原因,至今你还未报教务处办理学籍手续,请接报此条离开我校。”(原文如此——编者注)落款是李××,日期是2001年11月23日,旁边盖有“湖南大学教务处教务与考试中心”的公章。

  兰冰没有离开她深爱的大学校园,她一边和母亲为自己能正常读书四处奔走,一边坚持按时到课堂听课。然而,她事实上已成了湖大校园里一名没有学籍的“黑学生”。

  3月18日,记者就兰冰的事情找到湖大教务处,欲向了解此事的吴贤荣副处长咨询。当时,吴副处长没有做过多解释,留下记者出门而去。记者随后来到湖大宣传部,宣传部的工作人员热情地接待了记者,并开具了采访介绍信。

  3月19日,记者再次找到吴副处长。吴副处长说,学校是按规定让兰冰离校的。他向记者出具了一份《湖南大学学生学籍管理规定》,并解释,兰冰被勒令离开学校的原因是,她超过规定期限没有来教务处办理注册手续,没有取得学籍,因而她从根本上讲并不是湖大的学生。

  据吴副处长说,所有湖大学生的学籍统归教务处管理,而兰冰同学没有取得湖大的学籍号,因而也没有进入湖大的学籍管理系统,兰冰在湖大上课这么长时间是擅自偷听课行为,学校勒令她离校是按章办理,“我们曾多次通知她来办手续,她不来,没办法。”

  “兰冰的名字会不会到系里呢?”记者问。吴副处长说:“系里也不会有她的名字,因为我们不会把她的名字给系里。”最后记者试探着问能否让兰冰补办手续时,得到了坚定的否认。

  其一,兰冰究竟有没有学号,有没有办理报到手续?关于这一点,兰冰提供的情况与吴副处长的说法相左。

  记者看到了那张关系兰冰命运的“湖南大学2001年‘专升本’学生报到单”。报到单上写着兰冰的学号是990801535,在院系一栏清楚地写着“现编入班级‘计科99-5班’”,后面有辅导员及系教学秘书的签名;在“学生工作部办理组织关系”一栏也盖了公章,证明其团组织关系已经转入;在“教材科交教材费”一栏也清楚地盖着“湖南大学教务处财务专用章”;“膳食科办理粮油转移手续、办理开餐手续”一栏也有了经办人的签章。据兰冰介绍,她的粮油关系已办好,从进湖大开始她就和其他同学一样享受着只有正式的学生才能享受的每月22元的伙食补助,一直到现在。

  记者发现,“报到单”上“房管科安排住房”和“财务处交学费”及“教务科交报到单、填学籍卡”三栏没有签名。兰冰解释,房管科在收了1000多元的住宿费及管理费并安排了住宿后开具了发票,而财务处因她没有交3万元教育补偿金,所以在收了5500元学费后只开了张收条而没有开发票,所以那一栏的手续也没办理。记者看到了那张收条:“兰冰已交学费5500元,须等××专科学校将3万元转来后方可凭此单开票。”收条上盖着经办人陈某的私章。据兰冰讲,交了3万元补偿金的学生都顺利地完成了报到手续,她的同学也证实了此说法。

  看来,兰冰并不是没有去办报到手续。“我并不是不去办手续,怎么可能学校让我去,而我不去呢?实际上我去过多次,但因为3万元的费用问题,所以一直拖了下来。”兰冰委屈地说。

  其二,系里究竟有没有兰冰的名字?吴副处长说系里不可能有兰冰的名字,但记者在系里的学生管理表上找到了兰冰的名字,她的辅导员万程老师也说当时就有,“我们只按名单负责学生的日常管理,别的我们不好说。”万程告诉记者,虽然他接手管理兰冰还只有一个多学期,但从来没有发现她有违规犯法的地方,与同学相处也不错,应该算一个合格的学生。

  谈及兰冰已被教务处下了“逐客令”,万程老师有点不相信。他说,湖大在处理学生时都是非常严格和谨慎的,不管是从程序上还是从出发点方面,都会考虑再三才会开除或处分一个学生,他作为兰冰的直接管理老师,根本不知道兰冰已被教务处除名,也没有接到有关方面的正式通知。

  万程老师说,他对兰冰有较深的印象,上学期期末考试后,教务处突然通知系里取消兰冰的考试成绩,但具体是因为什么原因,他也不清楚。记者了解到,期末考试考完不久,兰冰的一些同学还看到系里有她的成绩,甚至有人记得她《数字通信》考了75分。但记者在系里的学生成绩表上看到,兰冰的名字后面全是空白。

  湖大各方反应不一3月21日上午,记者就此事与湖大某副校长取得联系,他说,分管教务的副校长出差未回,而他自己也是刚知道此事,不好评论。但有一点他给予肯定:湖大教务处有权对学生做出学籍处理。

  目前,湖大不少师生都认为应该让兰冰尽快办理注册手续,让她尽早恢复正常学习。

  2001年10月,省内不少高校的“专升本”学生就学校收取几万元“补偿费”的合理合法性提出质疑,这其中也包括湖大的一些“专升本”学生,省会各新闻媒体都予以了报道。同年11月1日,湖南省物价局、财政厅联合发文,出台了办学经费的收费标准,其中规定湖大这样的重点大学的标准最高不超过6000元,并规定多收的费用必须无条件清退。于是,湖大陆续清退了多收的费用。

  兰冰的母亲认为,正是由于学生反映问题,给湖大带来了“麻烦”,所以学校在兰冰读书这一问题上才弄出这么多文章。“其实我们根本没去告啊!”兰母一脸委屈。当记者将她的这番话告诉吴副处长时,他非常肯定地说:“整个湖大就她一个没交钱、没学籍,不是她还会是谁?”

  据悉,兰冰的情况被反映到省纪委驻省教育厅纪检组后,负责纪检的符处长高度重视,就此事向湖大纪委发了函,要求湖大纪委与教务处认真商量,妥善解决这一问题,并希望“湖大教务处的有关同志顾全大局,体谅家长和学生的难处,能解决的解决,能做工作的做工作”。

  3月20日,记者采访了符处长。符处长指出,兰冰已经交了5000多元学费,并办理了多项手续,少交的那部分钱学校也知道是有特殊原因的,于情于理,湖大都应该接受兰冰同学。

  目前,兰冰还在继续着她作为“黑学生”的求学生活,她不知道她的“湖大梦”究竟还能不能圆,她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真正地被“湖大”扫地出门,19岁的她满腹惆怅,一脸茫然:前途在何方……(文中“兰冰”为化名)(若石王赛波)

猜你喜欢